欢迎您访问b体育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020-123456789
  • 产品
  • 文章

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配件

面对面

来源:b体育  更新时间:2024-07-16 01:15:06


7月7日,面对面著名文化学者、面对面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王立群携新书《王立群读〈史记〉》,面对面从电视荧幕上的面对面《百家讲坛》《中国诗词大会》走到江苏书展的讲台,为现场观众带来一场关于江苏英雄刘邦、面对面项羽的面对面深度分析讲座,现场座无虚席,面对面掌声不断。面对面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沈昭

与《史记》结下不解之缘

王立群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市霍山县,在南京度过了童年时光,面对面8岁时随着父母迁居河南。面对面1965年参加高考失利,面对面1966年被开封的面对面一所小学聘为代课教师,先后当了七年小学老师和七年中学老师,面对面生活中有挫折有辛酸。面对面就在这个时候,他与《史记》结缘了。当时,他从学校操场上捡回一套被丢弃的《史记》,珍藏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读到《史记》,这套书成为他在繁重体力劳动后慰藉心灵的唯一精神支柱,也开启了他此生研究、解读《史记》的缘分。

在最初拥有《史记》的日子里,王立群边工作边阅读边思考。1979年,他考上了河南大学中文系研究生,“老师要求读繁体字、竖排本的《史记》,还要求自己断句,那个要求就高了。”王立群回忆说。他1982年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教授中国古代文学,此后几十年,他由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一步步变换着角色,《史记》始终是他最喜爱的典籍之一,已然是王立群生命中不可切割的一部分,现在的他仍能流畅地背诵大段《史记》原文,生动再现曾在这片土地上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

王立群人生的高光时刻也是《史记》带来的。2005年年末,央视《百家讲坛》开始在河南大学海选主讲人,当时王立群刚从北京出差回来,一大早赶回学校非常疲劳,他请求第一个讲,早讲完好回家睡觉。当天,他讲的是《鸿门宴》,在日常教学中《鸿门宴》他已给学生讲过无数次了,15分钟时间,背着原文,边背边讲,凭着对项羽的独到解读,王立群最终入选。

“别看现在面对大众、面对摄像机讲课,我很坦然,但第一次《百家讲坛》编导到我们学校去选人的时候,叫我对着摄像机讲课,我有一分钟讲不出来,因为我从来没有面对过摄像机讲课。”王立群回忆起录制《百家讲坛》那些年的时光,“早期录制的时候,不但底下有观众,台子上也有观众,你讲的好坏马上可以从观众脸上看出来。后来《百家讲坛》搬到央视老台址去了,那里管理得很严格,每年春晚也是在那里,不允许观众进去,所以后来我们录制的时候是侧面一部摄像机,还有个大摇臂,面前一个编导都没有,编导在二楼看着显示器,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录制。上面的编导说王老师进点了,我这边就开始讲,面前一个观众都没有,但你还得要讲得绘声绘色、激情澎湃,讲到45分钟时停下来,刚好是一节。央视要用的是42分钟,我们讲到45分钟,预留三分钟剪辑的时间。”

在《百家讲坛》之外,王立群还参加了《中国诗词大会》,同样给观众们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说到这档节目的录制,与《百家讲坛》很不同,“诗词大会要录制500分钟,剪辑出来大概100分钟,删减的内容就很多了。诗词大会一般是晚上20点开始录制,录制到第二天凌晨6点为止,我年龄大了就不行了,所以这两季的诗词大会没有参加了。我今年80岁了,熬一个通宵录制,体力上支持不住。”

《史记》是一本读不完的书

《史记》成就了王立群。2011年,他在《百家讲坛》中讲《王立群读<史记>》之大风歌》,以幽默风格征服观众,从此一举成名。“真正让我读懂《史记》的是经历,是现实。人们往往说读书让人读懂现实,但我的体会,常常是现实让我读懂了《史记》。”他坦言,是生活的苦难教会了他忍耐和自强不息,让所有的辛酸和委屈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与历史产生了共振。

在王立群看来,《史记》的魅力在于其对人性的深刻洞察和生动描绘,他鼓励读者在阅读时不仅要关注历史事件的表象,更要深入挖掘人物内心的复杂情感与动机,从而洞悉人性的普遍规律与社会变迁的内在逻辑。

对当下年轻人的焦虑、内卷、内耗等问题,王立群的建议是调整心态,“你要整天纠缠在人际关系里,啥也做不成。人际关系是最扰乱心态的,我的办法就是隔绝,不要介入到世俗中间。这些都不是多重要的事情,还扰乱你的心态。改变不了的事情你就不要去想,淡然处之,做好你自己的事情。比如说我有了上电视讲座的机会,那我就好好地讲,认真地讲。所以我的诀窍就是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的事。没机会了你就等着,机会来了你就努力抓住。”“人的一生中真正关心你的人非常少,只看结果,不问原因的人太多太多;因此,不要指望会有人仔细认真地关心你,即使是非常欣赏你的人,他也会因为各种原因忽视你。在这一点上要学会理解,不要抱怨。”王立群的一席话好像是对自己所言,也像是对后辈的寄语。

这些年,王立群对《史记》的解读、研究的脚步丝毫没有放缓,除了在今年江苏书展亮相的《王立群读〈史记〉》外,去年他还出版了一部童书《读史记,成大器》,这部书是王立群花了三年时间才完成、出版的一部作品,他从《史记》中选取了比较有代表性的60个人物,融合了《史记》中的相关篇目内容,并与《左传》《战国策》等文献相互印证,为小读者们提供更加全面的阅读视野。聊及这部书的创作,王立群表示“我写这部书是有感于两个方面,一个是看到新近一个台湾的作者写了一本给少儿读的,还有一本是发行比较早了,我感觉(面向少年儿童的读《史记》)还是比较欠缺,《史记》是一部非常优秀的文学作品,台湾作家这个版本有些生硬,我读起来感觉不舒服,我想给孩子们写一个有文学色彩的,所以写得也慢。另一方面是给儿童写的读物但没有一个评价的视角,儿童看过了不知道要怎么看待这个事,所以我在写每一个人物的最后,要给儿童一个评价的视角,要有我们当代的审美,给他认识每一个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的角度,让他正确地看待,我相信这本书会给儿童很大的启发。”

传播媒介变了,初心不变

今年王立群已经80岁了,他头发乌黑,讲话不快不慢,思维敏捷,谈起《史记》中的风流人物,依然侃侃而谈,幽默风趣,充满魅力,但实际上王立群身体并不算好,此前已做过两次心脏支架手术,在江苏书展的现场,他对观众们说:“昨天我从北京坐了六个小时的火车到了苏州,今天参加完江苏书展后很快就要返回北京,这个对我来说很难,因为我今年已经80岁了,还能不能再来一次苏州还能难讲,当然我希望我还能来十次八次,但很多情况下,个人的身体是我们自己不能做主的,对于我和在场的大家来说,今天的相会都是一次机遇。”

现在的王立群不仅是文化学者,还是文化“网红”,不久前还做客董宇辉直播间,和观众们聊《史记》,谈文学。“我在《百家讲坛》的时候,还没有短视频,如果当时就有的话我可能也会去。”王立群笑言,“这几年来短视频很火,最近一两年来视频号也起来了。媒介是时代的产物,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买电视了,都是在看手机,不过媒介的更替也带来了不同年龄段的读者,所以说在今天我们可以更便捷地去表达,我要说《史记》就可以在我自己的账号上表达我的看法。”如今,他在抖音上有近200万粉丝,快手上有近100万粉丝,微博上有106万粉丝,今日头条上也有35万粉丝。

传播的媒介变了,但是为大家解读《史记》的初心没有变化,王立群依然致力于用更多大众喜爱的方式讲《史记》。

快问快答:

S: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沈昭

W:王立群

S:现在网上有“读史热”,很多历史学家、文学家在网上讲史,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W: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叫《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的史学大众化》,我认为中国的历史研究学者,历史的撰写方式不但可以用大众喜欢接受的方式书写,而且必须使用大众喜爱的方式,更详细的内容你可以读一读这个文章。

S:能给我们现在的读者一些读历史文献资料的意见吗?

W:阅读历史文献分成专业和非专业两类人,专业人士很少,比如学古代汉语、古代史的,这些人去读历史文献没有太大问题,专门研究的话则是另一回事;非专业人士在阅读《史记》的时候需要借助一些比较可靠的书,我今天推出的《王立群读〈史记〉》这套书是不错的,中间是正文,正文两边引的《史记》原文,这样你有能力的可以再读读原文,没有能力的只看正文也可以。

S:现在网络历史小说很流行,比如有穿越到各个王朝去的历史小说,也有基于历史进行虚构想象创作的,您怎么看待这些小说的创作形式?

W:用小说或者演义的方式来讲中国历史,历来中国老百姓都很喜欢,但像我们,写作时会有一个原则,不能根据二手资料来写,必须根据一手资料来写。演义由于没有引用原文,你不知道他是正史还是野史的话就需要注意了,这一点大家要把历史研究者写的和演义小说当成不同类别来区别看待,当然你喜欢读是无妨的,但要谨慎,接受的时候应当谨慎。

 


相关文章